|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徐州企业网 » 本地要闻 » 北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封神榜​”

北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封神榜​”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1-07  来源:徐州企业网  浏览次数:6
北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封神榜​”

  曾几何时,我院得以位列

  P

  大“四大养老院”之一,与“四大疯人院”遥相呼应。既然名为“养老院”,自不可浪得虚名、有名无实,要有“养老院”之风貌之样子才成体统。“养老院”一词,让人容易与闲散相联系。但“散”有各种各样的散法,本院有的是多元包容的“散”。老师很“散”,散得各有法宝各有风格,以一种“神”的姿态和魅力,教人难以忘怀。

  最初结识的是B老师。日历翻回到大一下学期的三月。指针拨回早晨八点。

  三月天,虽然还不到春暖花开、虫鸣鸟唱的时候,但至少风雪应该已收敛了锋芒。但那年三月赶巧逢上倒春寒,而且这股寒流来得很彻底很凛冽,催得大好的阳春三月竟然无端飘了一夜飞雪。清早,雪停了。好一个白茫茫的世界,银装素裹,分外妖娆。一如既往地,我疾走在漫长的上学道路上。看着身边飞驰而过的自行车和电摩托,以及晃眼而过的同班同学,内心充满崩溃和绝望。“天生就是迟到的命啊!”我不禁哀叹。快要迟到的我无心欣赏雪景,酝酿诗情,一路抱怨着“行路难,行路难”,踩着积雪和冰碴,深一脚浅一脚,踉踉跄跄,朝院楼赶去。

北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封神榜​”

  在教室坐了一会儿, B老师就走进来了,西装革履。他拍了拍肩头的残雪,捋了捋梳得光亮的头发。猝不及防地,就用带着浓重广西口音的普通话说道:“今天我们来讲宪宪法。”我费了很大劲才忍住,没有笑出声来。接下来的课堂情景是可以想象的:一连串广西腔调劈头盖脸地朝你撒过来,比雪势更加凶猛。我正在云里雾里广西话里晕晕乎乎的,突然有人小声却又很兴奋地说:“外面又下雪了。”

  B老师转过头去,见窗外飞雪柳絮一样飘飘扬扬,有些出神。等他回过神来,就惊喜地对我们说道:

  “看呐,多美的雪啊!这样好的景色,同学们应该出去感受一下,坐在教室听我讲课多没意思。我自己也觉得没意思。院楼边上的梅花开了,大家可以去看看。好吧,那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下课!”

  教室里鸦雀无声,大家都觉得难以置信。等老师走出教室,一片寂静才搅动起来,变成沸腾与欢呼。我也深感诧异,这样的随性与诗意,不是应该往中文系或艺术学院的课堂里寻吗?怎么会出现在我院这个似乎离诗比较远的地方呢?我没有多加思索,融入了踏雪寻梅的“大潮”中。

  时日久了,我们知道B老师是个很浪漫多情的人。他讲课的语言总是生动的,极富描绘性和色彩。他不仅讲宪法,也说时政、评人物。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讲普京的一个段子:普京有鹰一样犀利的眼神,浑身散发着雄性的气息,要用他的胸膛去温暖西伯利亚寒冷的大地。B老师讲话是抑扬顿挫的,带着特殊的节奏,比如“宪宪法”、“大大英帝国”都成为我们那段日子里的流行词汇。他的广西腔调也是有魔性的,听的时候觉得折磨,过后却让人回味无穷,甚至挥之不散。我经常在课堂上,从其他老师的嘴里听出的分明是他的腔调,这于我也是一段奇怪的梦魇。

  后来,有好事者为B老师取了一个“美丽”的绰号——中南半岛来的夜莺。缘由不明,但多少和他魔性的腔调有关。一学期下来,宪法知识没有学到多少,段子和“流行词汇”倒是学了不少,也算是学有所得。

  在一个学期的无趣生活之后,我有幸在大二遇到了W老师。W老师形容消瘦,一头花白的凌乱的头发,像个衣架一样空空地架着西服。不留神会把他误认为是某个指挥家。他确实有那种翩翩风度。平时很难见到他,只有上课时候,才会见到他夹着红皮厚本的经济学教材走进教室。

北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封神榜​”

  我们记住W老师,是凭借一种奇怪的方式——气味。没错,雪茄和咖啡的气味。他的手边常备一支雪茄和一杯咖啡。讲课乏了,就点起烟,吸上几口,吐出几个优雅的圈,然后再接着讲课。你会惊讶地发现,那小小的几口香烟,就能使他从疲惫不堪、语无伦次的状态变得精神饱满,马上“满血复活”。与其说他喜欢抽烟,不如说他喜欢香烟的味道。他经常是点燃一支烟,吸几口,就任其慢慢燃尽,自己陶醉在屋子里“美妙”的烟味中。

  香烟不仅可以供他提神解困,也是传授经济学知识有效的道具。W老师说:

  “不同人有不同的偏好,无差异曲线的形状也是不一样的。像我,我就是喜欢抽烟。在我这里,一根烟的效用等于十碗米饭、二十个汉堡,三十个甜甜圈。但抽烟带给我的满足感也不是无限度的,也存在边际收益递减。比如我抽第十根烟的时候就没有刚抽第一根烟的时候感到快乐满足。”

  他又说:

  “

  知识是分散的、隐性的、高度个人化的,所以统一的公共供给很难使得个人福利最优化。比如政府不了解我抽烟的习惯和偏好,硬是固定提供给我XX牌的香烟,我虽然也抽,但不是很满意。”

  他受奥地利学派影响颇深,米塞斯和哈耶克是除了香烟以外,他最常挂在嘴边的词。他很信奉市场,在他看来,市场是历史长期自然演化形成的制度,在集合分散的、个人化的、隐性的知识方面最有效,因为价格机制能灵敏地显示个人偏好。政府即使要干预经济,也要按照市场的方式来进行。他又拿香烟举例。他说:政府如果认为抽烟有害健康,想要减少人们对香烟的需求,一个有效的方法就是提高香烟的价格。香烟买得贵,就只有我这种对香烟的狂热者会买,这样一来市场就通过价格来筛选个人偏好,达到了供求平衡。

北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封神榜​”

  W老师和香烟之间还有一个小故事。有一回,他讲课讲得兴致高昂,不假思索,就随手把烟头煾灭在红本经济学教材上。于是乎,我们终于发现了那本书的封面上、那些灰白色斑点的来源——原来那些千疮百孔,不是粉笔头的印子,而是烟头的遗迹。想有多少烟头葬身在这片红色的大海上啊!

  W老师有两大特点,第一是爱烟,第二是慷慨。据说他在改革开放之初曾经下海经商,所以颇有积蓄。他不仅自己手头宽裕,也乐于造福于学生。他不时会给学生提供一些经费支持,比如班级出游、举办晚会等。他慷慨的美名远扬,以至于每个年级到了要出游的时候,都会不忘邀请W老师参与。他经常笑着摆摆手,说道:“我就不去了,倒是你们需要多少经费,我可以赞助一些。”学生表现出难为情的神色,但其实心里是美滋滋的。

  与B老师和W老师这样的“无冕之神”不同,T老师是被同学们正式加封的男神。在我们的毕业典礼上,在师生互动环节就有同学提问:“请问T老师是如何保持自己的男神形象的?”

  T老师站起身来,一副受宠若惊的神态,说道:

  “我并不认为自己称得上男神。如果让我说生活中有什么很重要的事,那就是要多读书,多思考。阅读经典,和大师对话,自己的思想也就会变得sharp起来。”

  我很赞赏T老师的话,没有浮夸,没有矫揉造作,很平实质朴,一如他平时在课堂上对我们说的那样。但我对T老师的第一印象却远不是这样的。

  第一次认识T老师,是在大一的一门全院必修课上。T老师讲韦伯的官僚制。我那时年少懵懂,毫无政治学与行政学的基础,深感枯燥乏味。T老师刚好讲到官僚制容易造成文牍主义,死气沉沉,刻板僵化,没有活力。我就暗自想,T老师不就是一个典型代表吗?他是直板身材,比较瘦,戴一幅很传统的金属边眼镜,喜欢穿宽格子衬衣和休闲裤。他的语调是平缓的,语速很慢,这种缓和的没有变化的声音很容易催眠。我不大喜欢T老师,连带着也就不喜欢韦伯和官僚制。

北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封神榜​”

  后来到了大三,听同学推荐,抱着凑学分的心态,我硬着头皮选了T老师的另一门课程。我选了教室的中间靠后位置坐下,对课程不抱什么期待,只当坐着休息几个小时。我当时不知道,等待我的,会是一个全新的世界。T老师以案例讨论的方式引入课程。“为什么会有组织?”“为什么不同领域的组织有相同的结构?”“为什么同一领域的组织有不同的结构?”问题一个接一个向我们抛来,我们使尽浑身解数艰难应对。我不得不承认,我深受课程内容吸引,不知不觉陷入其中。

  我开始觉得T老师可爱了起来。于是,我开始往教室的前排坐,越坐越靠前,越坐越靠中间。我喜欢参与课堂上热烈的讨论,条分缕析地展开自己的思路,找出别人的逻辑漏洞并“无情”地加以反驳。我喜欢与老师目光交汇的感觉,他能从我的聚精会神和频频点头中知道我对讲授知识的理解和认同,我能从他的炯炯有神甚至目光如炬中体会到一个学者思想的强度和力量。

  我碰巧与T老师一样,有社会学背景,所以会有相似的视角,相似的逻辑和相似的情怀,也就时常会有产生共鸣的时候。T老师很敏锐,只要稍微察觉到学生有点思想的火花,就会发自内心地大加赞赏。即使是与自己相反的观点,他也很包容,甚至能欣赏学生的独到之处,鼓励学生更多地进行自主独立的思考,批判性思考,挑战自己的见解。在他的引导下,我读了不少组织社会学的文章和书籍,对该领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经常会为学者们犀利的洞见、深邃的思想和精致的设计而拍案叫绝、感慨不已。我第一次觉得学术知识是如此的神奇和美妙。T老师何止是可爱,简直是很有魅力,很有“男神力”。

北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封神榜​”

  T老师引导我们读书,他自己对知识也总是一种渴求和享受的态度。他每次上课,都会带上几本相关书籍。他看书的眼神和提到书名时的语气都是明显不一样的,是一种饱含深情的崇敬和赞叹。他有时会翻开一本书,阅读其中的金句。他是一字一顿地念出来,似乎每一个字都是他自己在脑海里回旋了半天,咀嚼消化了半天,才慎重地吐出。

  读完,他会抬起头来,微微闭上眼,然后再睁开,眼里闪着光亮,说道:“哇塞,写得真好!”自己陶醉了许久,又接着教导我们,说:

  “你们这些年轻的学生,都很聪明很有希望。要趁现在多读些书,多吸收一些知识,让自己的思想变得sharp起来。人和人最大的不同在于思想。思想决定了人生的格局和境界。”

  我们也许不太明白书里的内容,但是总能沉醉在他的那种陶醉的状态中。我们,是因他的陶醉而陶醉。“我教给你们的知识,你们可以忘记。但我教给你们的道理,你们一定要记得。最重要的就是要一直保持阅读和思考的习惯,这将是你们一生的财富。”

  我所记述的,只是我们关于我院诸位“男神”老师丰满回忆中的冰山一角。只当管窥蠡测,看看这里独好的风景吧。

分享与收藏: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