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徐州企业网 » 资讯 » 市场行情 » 科大讯飞被炮轰风险巨大,周五开盘下跌

科大讯飞被炮轰风险巨大,周五开盘下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9-01  来源:徐州企业网  浏览次数:25

科大讯飞(002230.SZ)周五开盘下跌,截至上午收盘跌幅超1%,收于56.42元/股。

近日随着长江商学院教授质疑事件发酵,科大讯飞股价也出现了较大波动。目前,科大讯飞与长江商学院教授薛云奎之间的“互怼”也出现了新的剧情。就科大讯飞以亚马逊举例的回应,薛云奎于8月31日再发文称,两者没有可比性,“对战”进一步升级。

事件始于8月29日薛云奎一篇直指“科大讯飞风险巨大”的文章。文中从市值、概念、财务业绩、管理团队等方面提出质疑,从而判断出科大讯飞是一家快速增长但含金量不高、扩张很快但效率低下、擅长募资不擅赚钱、股东回报率低下的公司。

然而,科大讯飞并不服气,“按照作者的观点和逻辑,就不会有像亚马逊、特斯拉、京东等这样的企业了。”这一回应再度激起薛云奎反击,科大讯飞与亚马逊,根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企业,无论是商业模式还是公司规模,二者都差异巨大。

这一“互怼”事件在市场上引发轩然大波,后续又将会如何发酵?

“互怼”升级

近两个月股价一路上扬的科大讯飞近日风波不断,8月28日诡异闪崩还没让市场缓过神来,次日又遭遇知名学者质疑。薛云奎通过对科大讯飞财务业绩、管理团队等方面的分析,直指后者“风险巨大”。

然而科大讯飞并不“服气”。“按照作者的观点和逻辑,就不会有像亚马逊、特斯拉、京东等这样的企业了。以亚马逊为例,其亏损近20年,估值却达4800亿美元就是其广大投资者对其战略和落地执行能力的认可。”8月30日,科大讯飞在深交所互动易上如此回应投资者关于薛云奎发文的问题。

科大讯飞同时指出,在2015年3月16日第三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上,该公司制定了“用人工智能核心技术抢占国际领先制高点、同时保持活跃用户数快速增长、销售收入和毛利快速增长”的三大重点任务,明确了在加大研发和市场投入的同时,不以当前税后利润增长为第一目标。

上述回应再度激起薛云奎反击。其于8月31日再度发文,通过分析亚马逊来为“亚马逊正名”,并表示,科大讯飞与亚马逊没有可比性,“根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企业”。

“过去10年,亚马逊有8年盈利。只有2012年(亏损0.39亿)和2014年(亏损2.41亿)两年亏损,其余年份皆为盈利。不知为何科大讯飞却要说它亏损近20年?也不知这样说的依据在哪里?”薛云奎对科技讯飞提出的“亚马逊亏损近20年”一说提出反击。

在薛云奎看来,科大讯飞与亚马逊,一个是人工智能,一个是在线零售,无论是商业模式还是公司规模,二者都差异巨大,“不知为何科大讯飞却要比肩亚马逊?”

薛云奎也以亚马逊举例称,亚马逊在过去5年,虽然盈利不高,但其经营活动净现金却很高,2015年和2016年的这一数据分别为119亿美元、164亿美元,远高于其同期净利润23.71亿美元和5.96亿美元的水平;净现金分别是其净利润的7倍和20倍。

“亚马逊报表盈利水平一直不高,市盈率也因此居高不下。但如果用市现率来衡量,它当前的市值却并不离奇,仅仅27倍。当然,如果用市销率(股价/销售)来衡量,则更低,仅为3倍多一点。”薛云奎以此直指市场经常用亚马逊的市盈率作为标杆来说明A股市场高市盈率的合理性,并不合理。

目前双方之间的“互怼”并未结束,之后科大讯飞又将做出怎样的反击,事件将如何进一步发酵?第一财经将持续关注。

风波起于“风险巨大”质疑

科大讯飞被“炮轰”一事始于薛云奎在8月29日的一篇发文《薛云奎:科大讯飞 风险巨大》,文章通过多方面剖析来佐证科大讯飞风险巨大的观点。这一质疑也立马在市场上引起轩然大波。

“股市上的大公司,财报上的小公司。”薛云奎如此定义科大讯飞。其查阅年报发现,科大讯飞2016年度的销售为33.2亿,税后净利润为4.97亿,从而提出疑问,“从报表看,这只是一家小公司,它何以在证券市场上可以卖出800-900亿的市值?”

被称为“人工智能妖股”的科大讯飞,最近两个月股价一路扶摇直上,几乎快赶上2015年4月份高峰时的股价。以今年6月1日开始算计,至8月31日,该公司股价上涨91.18%,股价由30元/股左右最高冲至64.77元/股,截至8月31日,该股收报57.01元/股,市值为791.69亿元。

在薛云奎看来,科大讯飞代表的是时下最热门的人工智能概念,但概念有被夸大的嫌疑。“战略上说得再天花乱坠,也要落实到具体的收入和利润上来。”其同时称。

由此,薛云奎从国内市场销售与国际市场销售、销售毛利率高低、自己挣出来的销售与购并买来的销售、新增销售与原有销售的增长速度不同等四个销售的角度,以及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对净利润的支持不足,得出“科大讯飞的财务业绩表面光鲜、含金量低”的观点。

其中,薛云奎认为,科大讯飞利润不可持续。在他看来,科大讯飞2016年税前利润总额5.61亿元,其中,投资净收益1.47亿,营业外收支净额1.77亿,合计为3.24亿,对税前利润总额的贡献达到57.71%;以此推测,科大讯飞主营业务对利润的贡献度尚不足50%,仅为42.29%,这使得该公司利润的含金量被大打折扣,而且不可持续,尤其是股权交易按公允价值估值产生的净收益只是一次性收益。

同时,薛云奎还炮轰科大讯飞的管理团队“擅长要钱,不擅长赚钱”。薛云奎的依据在于,科大讯飞分别于2011、2013、2015、2016、2017连续五年定向募集50亿,2016年又向银行申请长期和短期借款6.76亿,而该公司在过去10年的累计盈利不过22.67亿,累计现金分红6.76亿;由此,两相比较,公司向股东和银行要钱的能力要远胜于其赚钱的能力。

此外,薛云奎还直指,科大讯飞资产规模的大幅度增长只是“虚胖”、资产规模膨胀导致利用效率下降、对营销的重视程度要远胜于对研发的重视。

综合上述分析,薛云奎得出结论,“科大讯飞在经营层面是一家快速增长但含金量不高的公司;在管理层面,是一家扩张很快但效率低下的公司;在财务层面,是一家擅长募资但却不擅赚钱的公司;在业绩层面,是一家大手笔花钱但股东回报率却低下的公司。在其光鲜的增长背后,其实隐含了巨大的风险。或许,公司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对于上述质疑,市场观点不一,有一同进行质疑的,也有观点认为,讯飞科技是技术型企业,仅从财务角度来分析和判断风险可能并不具有全面性。

(第一财经记者袁子懿对本文亦有贡献)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分享与收藏: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热点文章